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被小老板破處
被小老板破處
說起來,那是到了縣城,在一家私營服裝工廠落腳后的不久。我就被廠長王鈞破了女兒身,拉下了水。


  我倒是想得開,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嗎?只要舒服,跟誰不都一樣?


  那天,工廠里停電,全都放了假。姐妹們就三三兩兩逛街去了。我一個人在家擺弄剛剛買來的半導體收音機。誰知道,王鈞偷偷地來了。


  當我到這個廠子里來的那一天,我就看出來了,王鈞想打我身上的主意,今日終于被他等到了,你想想,他身強體壯,有權有勢的,我這么一個弱女子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嗎?


  沒三兩下功夫,我全身的衣服就被他脫了個干凈,就連最後一件貼身三角褲叉也讓他給扒了,我當時兩手不知是要遮住奶子,還要遮住下身,只見他自已也脫光衣服,下面的雞雞粗大無比,紅的發紫,漲滿著,高挺著,當時真害怕,我那小小的肉縫能容得下它嗎?我一時心慌起來。


  赤裸的我躺在雙人床上,王鈞在我的身旁恣意的用舌尖舔舐著我的奶頭。此時的我微微地扭動著身體并從鼻子發出了甜美的哼聲。王鈞的雙手在我那有如楊柳般的細腰和豐滿的屁股上下來回撫摸著,并用右手撥開了我的陰毛。


  王鈞邊撫摸邊說道:「你的身體真美,每個部位都有如雕琢過的玉石一樣,那麼的光滑細致,陰毛也長得這樣的可愛!购π叩奈也挥傻玫奶鹩倚”凵w在自己的臉上。


  王鈞把我的雙腿分開到最大的極限,并同時把臉部埋進我的雙腿間。肉縫上的小肉芽也因為王鈞強烈的舔舐而忍不住的微微蠕動著。


  「..唔..。灰@樣....我..我受不了..。牛福刮仪箴埖睾咧、說著。


  我的肉芽被王鈞的舌頭舔舐時,強烈的快感卻像漣漪般的擴散到全身,我再也忍不住的泄出了大量的蜜汁。白嫩屁股搖幌不停,嘴里不停哼著,我那一絲閨秀之苗,早被吹得一乾二凈,我那從未嘗鮮的肉縫也忍不住淫性大發,躍躍欲試,接著他整個身子壓下,直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他的大雞雞對準向肉縫而來,摸著鮮紅嫩小的肉縫就往里塞。


  我當時感到一陣刺痛,可他還是用力插進去,我唔了一聲,痛得我快要掉下淚來,幾乎差點昏了過去。


  他大概發現了什么,說道:「你痛了吧?你若打算不痛,先和我親親,可能就會舒服些!咕瓦@樣,無奈的我,趕緊將舌頭吐出,送入他嘴里,他快意異常,下邊也不再用力了,只是輕輕挺送,半響才全部送入。


  他對我還是很體貼,干了半個多鐘頭,始終沒有放縱,但是我的下體竟已經有些腫了起來。


  第一次就這樣干完了。我起身來穿衣,可他卻拉住不依的對我說:「咱們好不容易才湊到一起來,插這么一回就算完了?你先歇一歇,回頭我們再好好玩一玩行不?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惯@時我已不像先前害羞和害怕了,輕輕說道:「改天再說吧!」王鈞是個有老婆的人,他們倆結婚已經三年多了。雖然他們家住在縣城的郊區,可有的時候,他老婆也帶著孩子上廠子里面來玩。要說他老婆長得挺漂亮的,個兒是個兒,模樣是模樣。與他相配還是蠻合適的。我就納悶:為什么放著自己的老婆不用,卻要在我的身上花錢呢?我有哪點能讓王鈞動心的呢?家花就真的沒有野花香嗎?


  一天,王鈞說了實話。他說:雖然她的老婆今年才二十多歲了,應該說正是熱情奔放的年齡?伤J,太封建,一點都不開化。男女之間的這點事兒在她的老婆眼里,那就是應付差事。到家里,不讓他摸,不讓他喃,不讓他親,不讓他舔。脫了褲子,讓王鈞干上兩下,也就完了。就是她老婆最舒服的那工夫,也是連哼哼一聲都沒有。


  王鈞的老婆也真是的,怎么就感覺不到干那事兒的爽快勁兒呢?但凡王鈞的老婆能使出一點點本領來,「肥水」也不會流給外人田。


  用王鈞的話說,人活在世上就得瀟灑,不能太憋弄了。男女之間的這點事兒也不例外。他說他聽見我的哼哼聲,心里特別激動,他說他雖然有個老婆,可只有在我這里,他才真正找到感覺。是!有這樣的男人「伺候」我,我也感到榮幸。


  盡管我這朵鮮花沒有在規定的花盆里開放,可我覺得挺值得。


  你是不是在說,說我是個壞女人?我怎么壞了?我降生在這個世界上為什么?老天爺給男人、女人分別安裝了不同的「家伙」,就是讓你用的。有過那種體驗的人都知道,男人女人湊在一起干那個事兒是何等的舒服啊。如果你沒有感覺到性福,為什么不尋找性福呢?男人們可以沒事找個小姐解解乏,為什么女人就得一棵樹干靠哪?尤其是有的男人就不會「伺候」女人,作為女人,你就不會想點別的轍嗎?許男人到處摟女人,就許女人靠別的男人。有什么可害羞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