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我是個浪女員工
我是個浪女員工
我一進辦公室就被這個混蛋壓在桌子上,桌子是四方楠木桌,在桌子上冰冷的,我有一陣哆嗦,可是他還假惺惺地問我怎么跌倒的,明明就是他在那里故意絆我吧。
  我早就知道這個色鬼對我不懷好意,可是有什么法子呢,在家里老公失業都有幾個月里,經濟的不景氣讓我只好倍加珍惜這個工作,有時想想假如我丟掉這個工作后不知道會在家里造成幾級的地震。
  我雖然已經年近三十,而且還生了小孩,可是老公是一個大學老師,一個窮書匠,最近教育改制下來了,什么也剩不了。我倒是有些美貌,只怪當初純情的小姑娘以為當個科學家就是最好的,現在才知道沒有錢的日子什么也抵擋不了。
  我的身材很好,發質也很好,當初在學校里很多人稱我是;,可是;ㄓ衷趺戳,還不是落到了今天這個下場。
  還是轉回到正題吧,我今天穿了一身連衣裙,素色花邊的那種,我比較喜歡淡綠,所以我這身衣裝也以這種色調為主。我在被老板壓在桌子上的時候想到了老公在家里無聊地看著碟子,心頭就是一股氣,但老板的手這時更讓我生氣,在我沒有注意的時候已經由我的裙下伸進了我的那個地帶。
  一陣電擊似乎襲過來,我不禁有些頭暈目眩,身體松了一下,幸好的是我的正面是面向桌子的,這時的我至多就是屁股向著老板。我又生氣了,在老板的手還要進去的時候我一下子翻身起來,告訴他我會叫的。他一臉蕩笑地說什么是叫呀,那就叫出來吧,我這才知道原來我進來的時候看到的一個個員工出去原來是這樣。
  我的手提電話放在公司員工的箱子里,現在是拿不出來了,這里是大廈的最高樓,我的眼角中只有些白云,或者是一望無際的樓群,其余什么沒有。老板辦公室是落地窗的,現在我可以看到飛鳥,我期望有飛機過來搭救,可是可能嗎?
  看來今天我實在要失身在此了。
  但這樣也不是多么不好,我一直認為在我的潛意識里我是一個很浪的女子,老公在這方面早就不合適我了,當初在學校里喜歡弱弱的男生看來是每個女生在一段時間母性的體現罷了,真正到了結婚的時候才會感覺一個強壯的男人是多么重要,單單是床上就是一種享受了。
  而我的這個老板剛好是一個非常強壯的人,我不止一次細心打量過他,而且也多次想過,如果是在當初的學校里,不管他是個什么樣的學生我都會去追他,因為他很強壯。好了,現在我要被他征服了,我的意識里還殘存著一些道德,所以我必須拼命反抗!
  他的手規矩了,就在我想著怎么去逃脫的時候已經伸到我的三角褲邊,似乎要掙脫我很緊的褲子進入我的那個森林地帶。千萬不能讓他這樣,如果這樣的話我就完了,但我的呼吸不禁已經有些急促起來,我知道自己其實很想的,老公每天例行公事地完成早就讓我不滿意了。我希望的是一份纏綿,是的,是纏綿。
  他的手依舊在伸進中,我也進行著一些不由衷的抵抗,我已經能聽到他的一些急促呼吸了,一陣一陣噴到我的臉上,我有些暈了,好強烈的男子味道呀,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他的手已經有二分之一伸進來了,我能感覺到這只手盤踞在我的那個地方癢癢的感覺,我現在忽然有一種感覺,希望他就在這里不要走開,就這樣把手放在那里,我好像很寂寞一般希望不要他停手。
  忽然他的手扯了回來,難道他回心轉意了,我略略有些失望但想這樣也是挺好的,至少我逃脫了一劫吧?墒俏蚁氩坏降氖,他的力氣好大,一下子把我撲倒在桌子上,他的整個身子都壓了上來,就這樣,我是一個比較嬌小的女孩,而且他好像一座大山一樣。
  他的那里抵住我的陰部,好粗好大,很有力氣,一下子似乎我的陰部也承受不了,我不禁叫了一聲,而他的呼吸就越來越噴到我的臉上,我聞到那強烈的男子的味道,好暈好動人,我幾乎就要暈過去了。
  這時我已經翻過身來,胸對著他的胸,我的胸一向比較大的,這里忽然就像是被壓扁了,他實在太重了,我就這樣被他的身子壓著,他的手在哪里去了呀,難道他就喜歡這樣壓著我,我好吃力喔。
  他用九淺一深之法,慢慢挑逗著我的情欲,他一向喜歡看見身下女人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你說是淫賤也好,忘情也好,在他的眼中,那一刻女人的表情是最美麗,最動人的。我果然經受不起男人的挑逗,星眸微張,流波動人,玉啟輕露,粉舌輕吐,嬌喘如云,纖腰上挺。迎合著男人玉柱抽送,膣腔里的嫩肉收縮舒張。
  我的嬌態極大刺激著男人欲情,他不想再忍耐,不想再控制,他伏在我的身上,狂暴地抽插,在我的耳邊咬牙切齒道:“我要操死你!操死你!”我在迷茫中側過臉,雙手抱著沙發靠背,緊緊咬在嘴里。忽然之間,我覺得一股熾燙的熱流竄入自己陰腔,重重打在子宮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