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氣質美女  »  晴姐的肉欲
晴姐的肉欲


  「快動起來……我要……」

  而當睡袍被剝去的剎那,晴姐就不安地扭動起身子,將玉手伸到腿間,捉住劉滿貴的肉棒,想要讓肉棒動起來。

  「嗯……」

  整個期間,晴姐除了輕哼呻吟,竟沒有絲毫不適,更沒有絲毫拒絕,任由劉滿貴的熏黑舌頭在她小嘴中肆意妄為。

  或許是劉滿貴舔的累了,也或許是這一路過來,邊走邊插實在浪費了他太多體力,他挺動肉棒抵著墻又將晴姐抽插了片刻,就將晴姐抱上了床。

  劉滿貴三兩下脫光自己的衣服,又扯去晴姐身上的睡袍,頓時晴姐整個人都變得光溜溜的。精致的鎖骨晶瑩剔透,胸前一對雪白乳房飽滿異常。此刻晴姐平躺在床上,雙乳像倒扣的碗般,乳頭挺立,乳肉彈性柔軟。而我注意到,晴姐腿間的陰戶已經有些紅腫了,而劉滿貴的肉棒還插在晴姐的小穴里,稀疏的陰毛呈現著淫蕩的亮濕色。

  沒錯,在將晴姐抱上床這一系列動作中,劉滿貴的肉棒一直都沒有離開過晴姐的小穴。

  可這時,劉滿貴卻是來了惡趣味,竟然將肉棒向泛濫的小穴里又挺了挺,在晴姐舒服的哼聲里,他卻是再次不動了,臉上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意,開口道,「唐姐,你要什么?」這小說里常有的橋段,沒想到劉滿貴現今卻將之用在了晴姐身上,看來這劉滿貴可沒少受過肉文的熏陶。

  只見兩人下體的連接處,劉滿貴的肉棒在小穴深處跳動著,想必晴姐也感受到了。晴姐身下枕著披散的秀發,她并沒有說話,而是微微側過臉顏,閉上了眼睛。

  就是這張曾經讓我幾度驚為天人的美麗臉顏,曾經讓我覺得是仙女下凡、只可仰視的名門大小姐,甚至如今的這張臉,眉眼處還留有著那一絲清冷神韻。眉若遠黛,顏若寒雪,那如珠玉般的高俏瓊鼻,鼻翼在微微翕動。

  看的出來劉滿貴似乎有些想要放棄了。

  「我……」

  「我要……大雞吧……」

  然而就在這時,晴姐卻是忽然小聲道。

  我的心猛地一滯。

  劉滿貴頓時興奮起來,瞬間重拾自信,他繼續開口道,「要誰的大雞吧?」「嗯……要……滿貴的大雞吧……」這次,晴姐半推半就就說了出來。

  劉滿貴顯得得意極了,將肉棒在晴姐小穴里磨了磨,道,「要我的大雞吧干什么?」晴姐此刻依然緊緊閉著眼睛,臉顏處泛起羞紅之色,她翕張的小嘴輕咬玉指,良久才道,「操……操我的小穴……」眼見平日強勢如女王般的晴姐,如今床上竟然露出這般小女兒神態,劉滿貴顯得滿足極了,他彎下腰伸嘴就吻在了晴姐小嘴上,晴姐配合地抽出玉指,張開嘴就與之舌吻起來。

  同時劉滿貴的雙手肆虐起晴姐胸前的美乳,乳房好似已經饑渴了許久,如今被男人的手一揉,就立馬顫巍巍地晃動起來,乳頭硬的厲害。

  「嗯啊……」

  「快操我啊……」

  感受到劉滿貴的肉棒依然還是未動,晴姐撇開頭,不再讓劉滿貴親嘴,很是難受道。

  劉滿貴聞言便不再為難,當下挺動胯下肉棒,一邊玩弄晴姐的乳房一邊抽插起來。

  「嗯嗯嗯嗯……就這樣……好舒服……大雞吧塞的小穴好滿……」這才抽插不到十下,晴姐立馬就呻吟出聲。

  「啊啊……插的好深……小穴都快要被插壞了……啊啊啊啊啊……」劉滿貴聽著晴姐放蕩的叫床,他滿身汗水,拼命操干著晴姐的小穴,而不多時,晴姐的陰戶與雙乳之上,也都滲出了珠玉般的汗珠。

  「唐姐……我真愛死你的騷屄了……被干了這么多次……哦……竟還這么緊……這么多水……」好似是為了增加情趣,晴姐配合般呻吟道,「嗯嗯……那就使勁操我……啊……唐姐的騷屄今后只給滿貴的大雞吧操……天天操……操哭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哦唐姐……」

  劉滿貴被晴姐的這番浪語刺激地興奮異常,他頓時加大了抽插力道和速度,兩人身上汗水連連,晴姐的叫聲越來越大。

  「嗯嗯……滿貴的大雞吧好會干……啊啊啊啊……快要被大雞吧干死了……」劉滿貴此刻的抽插頻率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只見晴姐胸前兩團乳房搖晃的厲害,劉滿貴似乎有些支撐不住了,他極力忍住精關,再次開口道,「哦……唐姐……那我的大雞吧……和寧空的比起來……哦哦……誰干的你更舒服……」「我的天……一提到寧空……唐姐的小穴竟然就縮的這么緊……哦……爽翻了……」劉滿貴緊接著就驚喜道。

  看著畫面里劉滿貴這聲舒爽大叫,我頓時憤怒難當。

  靠,如果讓劉滿貴知道,我至今都還沒有操過晴姐,他會不會笑我?

  然而陷入巨大舒爽中的劉滿貴沒有注意到的是,此刻不光是我的臉色變了,就連晴姐的臉色也變了。

  只見晴姐那張本是意亂情迷的美麗臉顏,此刻竟恢復了幾許平日里的清冷,就連呻吟聲也不見了。就在劉滿貴毫無察覺的抽插中,晴姐突然扭動身體掙脫了肉棒,一腳就將劉滿貴踢下了床。

  「砰!」

  劉滿貴頓時摔了個四腳朝天!

  劉滿貴驚駭不已!

  而晴姐這一腳,著實也嚇到了我。

  「我說了,在我們做時,不許提到他!惯@時候,晴姐起身來到床前,濕淋淋的陰戶滴著淫液,高聳的乳房香汗淋漓,她冷著一張臉道,直射向劉滿貴的漆黑眸子令人不寒而栗。

  「你還想不想做?不想做現在就給我滾出去!」晴姐接著嬌怒道。

  劉滿貴被嚇壞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當即顫巍巍道,「想……想做,唐姐,我保證不會再提他了……」晴姐聞言,臉色這才好看了些,她閉上眼睛,重新躺了下去,清冷臉顏漾起一絲緋紅道,「繼續吧!埂缚墒翘平恪箘M貴卻忽然可憐巴巴道。

  晴姐再度睜開眼睛,就見爬上床的劉滿貴,戴著套子的肉棒軟趴在胯間,顯然被剛才晴姐那一腳給嚇軟了。

  晴姐不由瞪了劉滿貴一眼,在劉滿貴的干笑里,她卻是爬到劉滿貴身旁,一只手捉住棒身,將套子取下,隨手就扔在了床下的垃圾筒里。

  旋即,晴姐攏了攏耳邊凌亂的發絲,她張開嘴,低下頭就將劉滿貴濕亮的粗黑肉棒給含進了嘴里。

  「嗯嗯……」

  當下,晴姐十分用心地吃著肉棒,吸允舔弄?粗利愹湴恋那缃阍谧约嚎柘氯绱斯郧傻目诮、深喉,劉滿貴得意極了,伸出手玩弄晴姐胸前的美乳,捏揉那含苞待放的粉嫩乳頭,一手伸到晴姐腿根間,手指探入水汪汪的小穴之中。

  「嗯……」

  在晴姐「唔唔」的呻吟里,不多時,劉滿貴的肉棒就被含的再次恢復雄風,昂首而立。晴姐見狀,吐出肉棒躺下道,「來吧……」然而劉滿貴卻又吞吞吐吐道,「唐姐,那個……沒套子了……」晴姐聽得一愣,好似這才想起來剛才那個確實是最后一個套子,她不禁自責起來,怎么就把最后一個套子給扔了?

  「要不……我去車里拿?」劉滿貴道。

  但聽他這口氣,很明顯就是在試探。

  而在我的等待里,就見晴姐瞄了劉滿貴胯間粗長的肉棒一眼,眼中漸漸泛起水意,她胸前潔白的乳房一陣微微起伏,很顯然瘙癢的小穴已經等待不及了,她開口道,「算了,就這樣來吧……」「好的,唐姐!箘M貴終而露出了滿意而奸詐的笑容,當下自不用說,不給晴姐反悔的機會,直接操著硬挺粗黑的肉棒,徑直扛起晴姐的雙腿,「噗呲」一聲就一插到底。

  「啊——……」

  瀕臨射精狀態的肉棒,直接插入晴姐的小穴,而且還是直插到底,那熱度與硬度,頓時就令晴姐尖銳的呻吟出聲。

  「噗呲……噗呲……」

  劉滿貴開始奮力抽插,毫無保護措施的肉棒不斷快速進出晴姐那美妙的小穴,晴姐只被堅硬的肉棒燙的舒暢不已。

  「啊啊啊啊……嗯嗯嗯啊……」

  「好燙……嗯嗯啊啊……小穴要被燙死了……」「再快點……啊啊啊啊……我要來了……受不了了……嗯啊啊啊啊啊啊……」插弄了數百下,伴隨著晴姐高亢的呻吟,劉滿貴的氣息也越來越急促,顯然距離射精越來越近。

  忽然,劉滿貴停下了抽插,深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快速拔出肉棒,拍了拍晴姐,示意她翻過身去,要從后干她。

  而晴姐睜著一雙水色眸子,酥軟的赤裸身子沒有絲毫猶豫,聽話的就翻過身去,跪趴在了床上。

  「噗呲!」

  劉滿貴的肉棒再次插了進去!

  旋即,猛烈的抽插繼續進行!

  「啊啊啊啊……這樣插的好深……好棒……」

  「嗯嗯嗯嗯……不行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晴姐又高潮了……

  「唐姐……我也要射了!」

  劉滿貴感受著晴姐小穴里的淫水如注,盡數澆在他的龜頭上,他當下大吼一聲,呼吸粗喘,雙手死死抓住晴姐的美臀。

  看這情況,很明顯劉滿貴并沒打算將肉棒給拔出來,估計是想要趁著晴姐高潮失神之際,來個魚目混珠,從而射進晴姐的小穴深處。

  而今天,又是晴姐的危險期,此番如果被劉滿貴注入精液,那么鐵定就會懷孕。

  晴姐懷上劉滿貴的孩子?

  我不禁發出一聲冰涼的冷笑。

  「嗯嗯嗯嗯嗯……」

  然而晴姐此刻,尚還處于高潮之中,秀發散亂,櫻唇翕張,胡亂呻吟著。而她高挑的白花花身子,整個已經伏在了床上,被劉滿貴從后急速抽插,「啪啪」聲徹骨銘心。

  晴姐身子被干的不住晃動,胸前乳房被擠壓在身下,溢出身側,雪白的乳肉摩擦著床單,尤為醒目。

  「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

  而晴姐還在呻吟著,我不知道她這般是故意不作為,已經默認同意了劉滿貴射在她小穴里,還是晴姐真的失了魂,并沒有意識到劉滿貴想要干什么。

  「哦哦……射了!」

  沒過多久,劉滿貴終于到達了極限,在最后大力插弄數下后,他大吼一聲,眼看就要射精了。

  「噗!」

  而當我看到劉滿貴的臀部開始劇烈顫抖時,我就知道他射出來了,狠狠射在了晴姐的小穴里。

  「你……別射在里面!」

  可就在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劉滿貴剛剛射出第一股時,晴姐突然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小穴一下就掙脫開了肉棒,頓時,龜頭馬眼噴射出的精液,盡數一股股射在了晴姐的背上,以及臀縫間。

  濃白的精液,燙的厲害,晴姐的雪白身子在顫抖。

  【完】

閣下的支持是我們更新的動力-請點擊下面把本站分享給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論壇貼吧YY★☆★☆★☆好東西要與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