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氣質美女  »  親密無間的4P
親密無間的4P
第一次換妻如果把整個社會比作一個人的肌體,那么每個家庭就是社會的細胞。一個健康的肌體必然由健康的細胞構成,那么什么樣的細胞才是健康的呢?無疑,幸福的家庭才是健康的。幸福是個過分寬泛的概念,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但是我認為幸福的家庭一定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俗話不是說,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嗎?婚姻的基本元素是由夫妻構成的,從屬性上說是由男女構成的,談男女不能不談性,和諧的性生活既是幸福家庭的本質特征。

  我看到太多的家庭因為夫妻一方出軌而走向婚姻的解體,不僅為自己帶來了無盡的痛苦,更為無辜的孩子制造了難以愈合的心理創傷,這種創傷會造成性格的缺陷,影響到孩子一生的成長,乃至結婚后也比正常家庭的孩子更容易選擇離婚。

  那么是什么讓人們對外遇痛不欲生呢?是觀念。兩千年來中國的儒家思想被統治階級灌輸給大眾,儒家講“男尊女卑、男女授受不親、唯小人與女子難養、夫唱婦隨”等等,充滿了對女性的歧視,充滿了男女不平等;实劾献羽B三宮六院七十二臏妃,夜夜笙歌,卻培養了一群代表統治階級利益的秀才舉人,向廣大老百姓日日灌輸“忠孝禮儀”。這是典型的愚民手段。最近我們單位又發電影票免費觀看“孔子”了,我堅決不去,寧可自己徹夜排隊去看“阿凡達”。

  我理解,外遇、二奶、小三都不是婚姻的殺手,封建禮教才是真正的婚姻殺手,乃至屠殺生命的劊子手。

  看過一條新聞,一個十七八歲女孩為了避免被強奸從三層樓上跳了下來,造成終身癱瘓。這個例子值得我們的社會深刻的反思,反思我們的教育是不是出了問題,反思我們的社會所標榜的道德標準。換位思考一下,你會教你的女兒遇到類似情況也去跳樓嗎?我們的社會應該如何正確的對待性,難道處女膜比生命更珍貴嗎?

  看完新聞我跟老婆開玩笑說:“如果有人要強奸你,你怎么辦?會自殺嗎?”

  老婆說:“自殺?為什么?我會反抗,如果他們打我,我就從了!

  我笑了,說:“你巴不得呢吧?”

  她說:“你還別說,我有時候真的希望嘗試一次被暴力強奸的滋味。最新的研究說40% 的女人的潛意識里都有渴望被強奸的欲望”。

  我說:“你從哪里看的”。

  她說:“網上國外的調查統計,我算40% 那部分吧”。

  我哈哈大笑著說:“你這個潘金蓮,你等著,我今天晚上找人強奸你……”

  她撒嬌地說:“我想讓賈君鵬強奸我”。

  賈君鵬是我老婆所在單位新來的一個農村大學生。我見過那個小伙子,濃眉大眼的,臉上的高原紅還沒退呢。他常跟我老婆開玩笑,說如果我再次出差了,他來幫我老婆解決饑渴。

  一來二去,老婆當真了。有時候我跟老婆玩捆綁的時候,我飛機上發的眼罩把她眼睛蒙上,讓幻想著是賈君鵬在強奸她。我拿她的小內褲堵住她的嘴巴,用膠帶封住。再拿出蠟燭點燃,滴在她刮光的陰部、乳房、大腿上,由于她的眼睛被蒙著,不知道下一滴蠟燭將會滴在哪里,所以每一滴都很刺激,她都會嗚嗚叫著扭動身體。然后拿假陰莖深深地插進去,她不停地搖頭求饒。等我用自己的肉棍插進去的時候,她舒服的叫聲更大了。

  我說:“這哪是強奸啊,你這是順奸”。

  松開她被封著的嘴后,老婆問我:“你說怎么才像強奸”

  我說:“要不你先反抗一下,然后放棄抵抗”。她說好的。

  然后我再次強行插入,由于她被捆綁著動彈不得,所以很快就放棄抵抗了,躺在床上,根尸體一樣一動不動。

  我說:“算了吧,我們不玩了,這哪是強奸,這是奸尸啊”。

  我讓她自己去找賈君鵬算了。

  終于有一天,老婆和賈君鵬單獨外出替單位辦事,我老婆先是用身體靠近,然后用語言暗示他,如果他想今天晚上就可以?砂奄Z君鵬嚇壞了,他嗑嗑巴巴地告訴我老婆,說他在老家有女朋友。老婆回來學給我聽,我笑爬了。

  生活就是這樣,你想給的,人家不要;你不想給的,有時候不請自來。我管這個叫緣分。

  在經歷了3p之后,老婆同意嘗試一次交換了。

  我們從網上認識了幾對夫妻,逐個視頻,逐個見面。

  一對公務員沒誠意;私營業主問我們有車嗎?什么牌子的?真扯淡;趕緊再見。

  中國電信的太牛B.那個畫家,我老婆不喜歡他的大胡子,雖然我喜歡他的嬌小玲瓏的老婆。

  ……

  總之,找到彼此能接受的太難了。

  這種事情是需要緣分的,或者說是運氣吧。qq里有個叫“雨過天晴”的朋友說話非常爽快,直接要求見面,簡化掉了視頻的程序。那天晚上,都10點多了,他給我打電話要求一起出去喝啤酒,我跟老婆一身短打扮就去了。

  小酒館里墻上電視機的音量開的很大,不遠處有一桌人還不停地大聲喧嘩著,整個餐廳里感覺吵吵嚷嚷的,不過這到為我們談話提供了遮掩。男的姓袁,比我們大不少歲,老婆說他長得很像憨豆先生,我就叫他袁哥了,他老婆我就管它叫嫂子了。袁哥是個說話內容和表情都很滑稽的人,常常把我們逗笑,他老婆倒像他大姐姐,時不時地數叨他幾句。大家說說笑笑的,沒談交換的事兒。

  吃完飯嫂子開車送我們回家,在我家樓下,彼此客氣地說再見。嫂子主動伸出手來說握握手吧。我毫不猶豫地握住了她的手,借著酒勁兒,順勢把她抱在懷里,同時隔著衣服在她脹鼓鼓的乳房上捏了一把。摸完了,我心里立馬意識到不對了,心想人家還沒說同意呢?我老婆吃驚地看著我責備道:“你太過分了”。

  袁哥倒是很大方,連連說:“你嫂子大奶白白嫩嫩的,絕對棒”。

  回家后我忽然明白了。我老婆比袁哥至少年輕10歲,他絕對是垂涎欲滴的;他老婆主動跟我握手,實際上是給我釋放的一個她喜歡我的信號,不然還不一加油就走了,還磨嘰什么。

  我對自己還是有自信的。我身高1.78cm,上學時是學校的3500米游泳冠軍,即使是零下20度的冬天,我也有去玉淵潭冬泳,常年游泳,練就了健康的身體。

  上學的時候,我也很看不上班上的書呆子第一名。我記得有一次冬天跟朋友喝酒打賭,誰輸了誰到湖里區游泳。結果我輸了,我二話不說脫了衣服就下水了,轉眼游到了湖對岸,幾個朋友半天找不到我,使勁兒呼喊我的名字,還以為我不幸了,差點報警。當我在零下十幾度的黑夜里從水里緩緩地走上岸時,我朋友的女友不由自主地、語速飛快的說了一句:“哇塞,體形真棒!”后來我老婆跟我聊起這事兒,她說她當時心里立即默默地回了一句:“是我的”。

  果不其然,袁哥兩天后給我打電話要求活動了,我二話沒說地同意了,我讓他說的白嫩嫩的大奶吸引住了,很想一探究竟。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已經厭倦了無休無止的視頻和見面,我覺得這種事情追求的是一種心理感覺,完美的對方是不存在的。

  那時一個悶熱的夜晚,他們把孩子打發到父母家,邀請我們到他家吃飯,嫂子燒的菜很好吃,到現在我老婆還留戀那椒鹽烤老虎蝦。

  他們已經是有過好幾次交換經驗的人了,老婆也在經歷了上次3p之后心里開放多了。吃完飯,袁把燈光調暗,打開DVD ,巨大的電視屏幕上席即顯示了一個男性生殖器的大特寫。我覺得電視剛打開還沒一分鐘,我還沒來得及看電視里面演的是啥,袁哥心急火燎地一把把嫂子拉過來往我懷里一推,緊接著一把握我老婆摟到了懷里,順勢坐坐在了沙發上,一只大手從繞過老婆的后脖子,伸到衣服里面按著老婆的乳房揉捏起來。這一動作來得有點突然,我站在旁邊有點看呆了,老婆也感覺突然,竟然一時不會動了。

  這個袁哥估計早在吃飯的時候已經欲火中燒了,現在終于抑制不住自己了。

  他忽然抬頭看我跟嫂子還沒有動作,說:“你們趕緊開始,別光看我們啊”。

  又轉頭對我老婆說:“走,我們洗澡去”。說完把老婆扒了個精光,抱著老婆就進了浴室。唉!我真理解他。我低頭看看他老婆,摟過來一邊親吻一邊伸手在她身上上下撫摸起來,邊摸便把她的內褲退了下來,用手在她的陰埠上一攥,滿滿的一大把肥肉,好肥的B 啊,誘惑死我了。

  估計袁哥跟老婆該洗得差不多了,我跟嫂子悄悄地來到浴室門口,想看看他們在里面干什么呢?結果剛推門一看,他們正在用浴巾擦身子,準備出來呢。他們看到我們進來了,趕緊出來給我們騰地方。我一心想看老婆跟別的男人如何的表現,匆匆沖了一下一個人先出了浴室,留下嫂子自己在浴室。

  當我在幽暗的燈光下走到沙發跟前時,眼前的一幕大大地刺激了我的神經。

  老婆半仰在沙發上,袁哥的半個身子伏在老婆的身上,把老婆的乳房壓的扁扁的,一只手在老婆背后摟著老婆,一只手兩個手指已經插進了老婆的B 里,老婆喘噓著跟他狂熱地接吻,一只手里已經握住了他勃起的肉棍。我走過去伸手摸了摸老婆的B ,那里早已經濕的一塌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場景給我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即使在一年以后的日子里,每當我想起這個情景,我的JJ都會立刻變硬,我曾經問老婆,喜歡被男人扣嗎?她說非常喜歡。

  嫂子也很快的從浴室出來了,我們四個一起進了臥室。袁哥把老婆仰面朝天放在床上,雙手按著老婆的兩條高抬的大腿,一頭扎進了我老婆的兩腿之間,瘋狂地又舔又咬。我對嫂子也同樣。那是我第一次玩交換,很沒經驗,一切動作都參照袁哥,他舔B 我也舔B ;他69式,我也69式;他開始插我老婆了,我也趕緊插她老婆;他換女上位了,我也跟著趕緊換,F在想起來都好笑,當時估計大腦處于嚴重缺氧狀態,木了,因為渾身的血液都集中到生殖器上了。

  可能是由于前期交流得不夠;也可能是袁哥為了表現的紳士風度;更有可能是他年齡的偏大的原因;他操我老婆操得很紳士、動作很溫柔;插幾下就停下來面帶微笑,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似的凝視著我老婆,插一會兒停一會兒,節奏很緩慢。老婆靜靜地側躺在床上,任由紳士從后面插進去,用抑制不住的笑容望著我。

  我在她頭邊壓著嫂子小肥豬似的雪白豐滿的身體,用力一下一下地插著。嫂子也很淑女,閉著眼睛,把頭扭向床邊,嘴里只是發出輕微的嗯、嗯聲,一只手在自己的陰蒂上反復的撫摸著,不一會兒她身體一陣抽搐,高潮了。

  袁哥不知什么時候也射了,他跟我老婆一起到浴室洗了洗回來,我還在享受著嫂子白胖胖的身體。嫂子的陰道里滑滑的、軟軟的、感覺陰莖周圍被肉塞得緊緊的、一點空隙都沒有,但是畢竟生過孩子了,沒有我老婆的緊。他跟我老婆半躺在床上聊著天,看我一直沒有射的意思,忍不住說:“你們還沒完啊”?我才意識到他有點吃醋了。我趕緊扛起嫂子兩條肉忸忸的大腿,一陣狂插,射了。

  袁哥打開音樂,把音量調得很低,肖伯納的小夜曲,我們四個人或躺或坐在床上,邊聊天邊休息邊喝著紅酒,床單是暗紅色的,窗簾也是暗紅色的,燈光也是暗紅色的,不知什么時候外面滴滴答答地下起了小雨,袁哥把窗戶打開一半,清新濕潤的空氣一下子涌了進來,讓人的心情更加清爽起來。聽著雨滴滴滴答答地落在梧桐樹葉上的聲音,那種溫馨氣氛籠罩著每一個人光溜溜的身體。

  嫂子把臉躺在我的大腿上問我:“你是不是喜歡看太太跟別人做?”

  我想了想說:“是的”。

  她說:“他也是”。指袁哥也是。

  嫂子的問題問得很好,讓我一直模糊的心理感覺立即清晰起來,我的確非常喜歡看老婆被人操的樣子,我喜歡看她被操時的面部表情;喜歡聽她被操時的叫床聲;喜歡看她高潮是身體的左右扭動;喜歡聽她的肉體被撞擊的聲音;更喜歡看她那肥厚的小陰唇包裹著粗大的肉棍的樣子。喜歡這些甚于喜歡我操別的女人。

  這種心態是怎么形成的呢?我覺得可能是自己經歷過了太多的女人;也可能是“報應”。古語說:“淫人妻者,妻終被人淫”,這是冥冥之中上帝的造化吧。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從小我在老師們們的眼里絕對不是好孩子,我的高中英語老師在我臨高考前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我是:“hopless ”,沒希望沒前途的意思。我那時候僅僅是個喜歡自由的學生而已,不是老師喜歡的循規蹈矩的學生。我的從小沒有經過逆境、沒有經過磨難的生活,造成自己隨心所欲的行為風格,腦子里無規則,做事無邊界。那時候,一個非常好朋友的老婆長得十分性感對我的胃口,我卻把人家的初戀老婆上了,我想這是自己種下的一段孽緣吧,如今報應了。

  我喜歡道家的思想,順其自然、講究瀟灑人生,接受一切可以接受的,放下一切可以放下的。儒家思想、程朱理學,存天理滅人欲,我不認同。我是一平民百姓,不想內圣外王,只求象自然一樣呼吸,為自己、為家人創造更多的快樂。

  我覺得這是一種對生活理解的境界。

  袁哥實在太紳士了,一點不粗暴,不對老婆的胃口。老婆無奈,手里握著他的不很硬也不很大的JJ,難受得不得了。只好趴在他兩腿之間,為他口交,盼望著他能早點勃起。嫂子也過來幫忙,他們兩個女人撅著屁股趴在那里輪番口交,看得我大受刺激。我起身抱住老婆渾圓渾圓白花花的大屁股,把我的肉棍插了進去,我操會兒老婆,然后操會兒嫂子,操嫂子的時候用手指插老婆,操老婆的時候,扣嫂子的B.袁哥在這種視覺的刺激下,終再次勃起了,只見他一骨碌爬起來,把老婆反過來按倒在床上,幾巴迅速插進老婆的B 里,快速地抽插起來,還沒2分鐘,老婆剛剛開始嗯嗯地叫,他大叫一聲,整個身體凝固不動了,面部表情齜牙咧嘴地也凝固了,著表情的確很像豆先生。

  其實,男女都一樣,最舒服的表情卻是痛苦的樣子。

  那天晚上,我們干干停停,轉眼天蒙蒙亮了。我差不多射了四五次,嫂子說不要了,受不了了。我們提出來回家睡覺,他們也沒有過分挽留。

  回家后在老婆的要求下又做了一次。

  過了一個星期,袁哥和嫂子再次邀請我們,我老婆不愿意去,說再去會笑場的,上次袁哥插的時候,她都強忍住不笑,說看到他,就想起了豆先生。

  你現在還好嗎?Mr. BEAN.

  【完】

閣下的支持是我們更新的動力-請點擊下面把本站分享給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論壇貼吧YY★☆★☆★☆好東西要與大家分享哦